長城汽車要改變中國汽車品牌在俄羅斯市場的定位-市场品牌-清苑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建材新闻首页 >>汽车新闻>>正文

市场品牌-長城汽車要改變中國汽車品牌在俄羅斯市場的定位

【白玉兰奖获奖名单】

遠赴俄羅斯建廠,魏建軍在時間上更早,在投資上有更大的手筆;不同於建設組裝廠,長城汽車圖拉工廠有完整的汽車生產四大工藝,投資額達5億美元,幾乎相當於戴姆勒在俄投資的兩倍。

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組裝奔馳轎車和SUV,蔡澈的“勝券”在於,戴姆勒此前已攜手當地合作伙伴從事商用車生產;市場方面,梅賽德斯-奔馳是當地銷量最高的高檔車品牌,在俄羅斯市場上也有百分之二以上的市場份額。2018年銷售梅賽德斯-奔馳汽車3.78萬輛,市場份額為2.1%。

本月上旬,長城汽車圖拉工廠投產,特別是中俄兩國元首參觀哈弗展車並簽名,引發業界內外對俄羅斯汽車市場的高度關註。

不約而同地選擇在俄羅斯建廠,長城汽車魏建軍與戴姆勒蔡澈可謂:“英雄所見略同”。具有太多不同的兩位汽車大佬,幾乎同時洞見到俄羅斯市場未來的商機。

5月底,圓滿完成職業生涯的蔡澈博士已然功成身退,在俄投資的遠見和正確與否將由時間來檢驗;而正值事業巔峰的魏建軍,仍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在俄羅斯市場施展抱負。

在品牌層面,梅賽德斯-奔馳是公認的高檔車品牌;但是,哈弗在俄羅斯也並不打所謂的“性價比優勢”。魏建軍說,長城汽車要改變中國汽車品牌在俄羅斯市場的定位,我們的產品價格確實比國內定的要高。我們要把空間留出來,做更多的品牌培育、品牌精神、品牌價值觀的傳播……包括銷售和售後服務的體驗,我們都要改變以往在國內市場的做法,堅持以品牌為導向。

4月3日,在長城汽車圖拉工廠投產前兩個月,位於莫斯科西北約40公里,占地85公頃,投資額超過2.5億歐元(2.81億美元)的戴姆勒在俄首家梅賽德斯-奔馳工廠建成。據悉,該工廠主要生產梅賽德斯-奔馳E級轎車和GLC、GLE和GLS等SUV車型,設計能力為年產3萬輛。工廠建成當天,普京總統出席投產儀式,併在一輛奔馳汽車上簽名。

其實,在哈弗之外,魏建軍手裡還是“有牌”,那就是長城汽車的高端品牌——WEY。魏建軍表示,作為一個成立三年的新品牌,WEY一定是經過長時間培育的,品牌的發展也需要機遇機會。目前來看,WEY品牌產品的價位較高,應該說,市場表現還算是可以的。我們走向海外的時候,我們要有選擇性的,WEY也要一起去出去!

長城汽車俄羅斯圖拉工廠其實,看好俄羅斯市場,並有長期打算的汽車企業不僅只有長城汽車。

十多年前,作為戴姆勒集團和梅賽德斯-奔馳汽車的掌門人,蔡澈博士主導了對中國市場持續的大規模投入,使奔馳在中國市場後來居上,2018年銷量達到67.41萬輛,比其上任前的2005年增長近32倍。那麼,俄羅斯市場能不能給力?而奔馳在俄發展能多大程度上“複製”在中國市場的成功?

早在3年前(2016年6月),就有消息曝出,“儘管俄羅斯汽車市場銷量逐年下降,但是,奔馳汽車集團逆勢而為,正在與俄羅斯官員商談在當地投資建廠的經濟框架條件。據集團發言人稱,該項投資戰略是為了避開高額進口關稅,節約組裝成本,獲得更多的政府大單。至今,俄政府官員不能購買境外生產的汽車”。

在汽車業摸爬滾打近30年,堅持汽車出口也有20年的魏建軍,遠赴俄羅斯建廠也是發了鐵誓:“汽車品牌不國際化是沒有價值的,從生存的角度也無法生存,為了品牌、為了企業的經營必須實施全球化戰略。我作為長城汽車創始人,假如退休的時候長城汽車的產品沒有走出去過,那會非常遺憾”。

此次圖拉工廠投產後,魏建軍對媒體談到,長城汽車在俄建設工廠的決定是2014年做出的,2015年開始投建。他說,俄羅斯國土面積非常大,而且道路基礎設施並不完善,氣候條件也比較差,冰雪天氣比較多。我們判斷俄羅斯市場對SUV、皮卡車有剛性需求。以前,長城汽車以貿易形式或CKD形式進入俄羅斯市場,但沒有自己的工廠,業務並不穩定,而且俄羅斯也有不同的產業政策,對本地化程度有要求。

而長城汽車此前也有俄羅斯合作伙伴——索克集團,一起組裝哈弗品牌車型;遠赴俄羅斯建廠,魏建軍不但時間比蔡澈更早,在投資上有更大的手筆;不同於簡單的組裝廠,而是在圖拉工廠建有完整的汽車生產四大工藝,投資額也高達5億美元,幾乎相當於戴姆勒在俄投資的兩倍,產能更是後者的5倍。

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會主席、梅賽德斯-奔馳汽車集團全球總裁蔡澈

戴姆勒在俄羅斯的首家梅賽德斯-奔馳工廠建成投產

蔡澈手握的“勝券”在於,戴姆勒此前已攜手當地合作伙伴從事商用車生產;2018年,梅賽德斯-奔馳銷售3.78萬輛汽車,市場份額為2.1%,是當地銷量第一的高檔車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