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車產業在2019將迎來洗禮之年-汽车能源-清苑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建材新闻首页 >>汽车新闻>>正文

汽车能源-新能源汽車產業在2019將迎來洗禮之年

【高考生睡午觉缺考】

泡沫將破的新能源汽車隨著近一年來新能源汽車補貼的連續退坡,新能源汽車產業也迎來了殘酷的市場化優勝略汰。“目前市場上保有的新能源汽車品牌數以百計,保守估計,在2020年左右,有近70%會被淘汰。”一位業內人士向華夏能源網(微信號:hxny100)分析到。

新能源汽車回歸“平民化”的2020年,很快會到來。帶著產能嚴重過剩,參與者參差不齊,懷著“利”心、一擁而入的背景,新能源汽車產業在2019將迎來洗禮之年。包括圈地、圈錢等亂象,或將在雲開時散去,見得月明。

同一年,財政部發佈了《關於開展節能和新能源汽車示範推廣試點工作的通知》,明確對試點城市公共服務領域購置新能源汽車給予補助。政策加真金白銀的鼓舞,讓我國新能源汽車產業開始起飛。

身為資本高手的賈躍亭,很早便嗅到了新能源汽車發展的無限前景。2014年,樂視發佈“SEE計劃”,開始涉及超級汽車概念,並因此將樂視股票推向了百元高位。

與此同時,國家發展改革委去年發佈了《汽車產業投資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提出新建獨立純電動汽車企業投資項目所在省份應符合四方麵條件:新能源汽車保有量占比高於全國平均水平;電動汽車充電基礎設施比較完善,車樁比高於全國平均水平;新能源汽車僵屍企業和僵屍資質清理工作全部完成;現有新建純電動汽車企業投資項目均已建成,且產量達到建設規模。

據不完全統計,從2009年至今的十年間,中國市場上出現了近400個新能源汽車品牌。除去純粹為圈錢的PPT造車,許多品牌打出了量產口號,並且起步就是以年交付萬輛,投建千畝以上產業園的大手筆。

這樣一來,靠PPT造車或純為“圈地”而造車的企業,將面臨被資本市場拋棄,被政府清退的危機。當秩序井然的時候,那些裸泳的新能源車企,不得不面對太陽底下的赤裸裸尷尬。

2019年,新能源銷售勢頭良好,業內普遍預計銷量在160萬輛以上,但產能過剩依然存在。

去年的年9月3日,工信部官網發佈《特別公示新能源汽車生產企業(第1批)》擬上報企業清單,其中共有30家新能源汽車生產企業因停產1年及以上未生產新能源產品,進入清單,面臨造車資格被收回的局面。

從2018年起,國家新能源局聯合財政部開啟了新能源汽車“退坡、調整、退出”的機制,並明確到2020年,補貼政策將全部退出。

這些圈地境遇大變的根本原因,是新能源汽車產業泡沫走向了破滅邊緣。吳曉波在“2019年終秀”上曾表示,下一個泡沫將會是新能源汽車。只不過這個泡沫,離刺破已經不遠。

作者 | 時玉豐一貫喜歡現金交易的賈躍亭,在大洋彼岸大筆一揮,欲將呼和浩特5000畝土地划到FF新能源汽車的勢力版圖。

華夏能源網(微信號:hxny100)根據網上公開資料統計,到2020年,目前新能源車企已經公開的產能規劃已到達1800萬輛;而此前工信部、國家發改委和科技部印發的《汽車產業中長期發展規劃》,到2020年,我國新能源汽車生產200萬輛。

圈地進行時2009年,《汽車產業調整和振興規劃》文件的發佈,拉開了我國新能源汽車補貼的序幕。文件明確指出,“啟動國家節能和新能源汽車示範工程,由中央財政安排資金給予補貼”。

從傳統車企,到新興造車勢力,再到國外造車品牌,紛紛加入到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隊伍;各地方政府也紛紛看好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發展機遇。於是,一場以土地與產業結合的投資風潮,在全國上演。

另一位資本大佬孫宏斌,手筆更加驚人。從2017年開始,寶能先後在杭州、昆明、廣州、陝西西咸新區等地選址建廠,投資總額高達1240億元,土地面積總和達到了萬畝的水平!

與這些火熱相對的是,德清莫乾山國家經濟開發區的4300畝土地,因為樂視汽車的破滅,在2016年被圈後,至今仍是一地雞毛。

同樣,在地球的另一端,曾與賈躍亭相愛相殺的許家印,將自己的新能源汽車夢又向前推進了一大步。2800億的真金白銀,讓“許首富”圈下了南北六大新能源汽車生產基地。

雖然是PPT造車,但賈躍亭還是成功的圈到了一大片土地,並且是一塊以景色著稱的風水寶地——德清莫乾山。一拿地就是4300畝,還是一期項目,可見樂視造車的能量之大。

新能源汽車這方熱土,在冰火兩重天之下,上演著圍繞著“利”字的圈地運動。

這些只是造車新勢力中的代表,加上傳統廠商以及國外新能源汽車品牌的加入,可以說新能源汽車的發展史,也是一部十年的圈地運動史。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華夏能源網。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伴隨著大多數品牌的倒下,那些造車品牌曾經圈的地,便處於一個很尷尬的境地。因利而起、因利而亡,一部分圈地本身就是造車品牌變現的手段;一部分圈地成為了爛尾工程;還有一部分圈地,從未真正的加以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