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商的身影也偷偷出现在了二手车平台中-游戏王决斗者遗产-清苑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建材新闻首页>>汽车新闻>>正文

二手平台-中间商的身影也偷偷出现在了二手车平台中

闫妮与男友分手

藍鯨TMT記者 于京家住北京的李女士近期在買二手車時遇到了一個十分棘手的問題:原本在一個車商處看中的一輛二手寶馬X3,事前談好了28萬元的交易價格,可是當後來她再次詢問車商有關後續交易流程時,車商卻又要改口要再向她多收3000元的費用。

「用戶並不理解彈個車融資租賃購車模式。融資租賃和經營租賃存在本質區別,融資租賃是解決客戶分期購車的一種融資工具,以轉移車輛所有權為目的,類似於汽車消費金融,客戶支付完成首付租金、月供租金、尾款即完成購車,此類模式也非基於互聯網的創新模式。」彈個車方面在文中表示。

一位資深二手車車商告訴藍鯨TMT記者,此事最有可能是中間商試圖賺取差價。其雖然有車輛的基本信息,但車源並不在自己手上,因此想要從同行處收車就會讓用戶額外交錢,最終從中掙得利益。

從企業的角度來說,天風證券分析師鄧學認為,在由商業銀行、汽車金融公司、融資租賃公司及互聯網金融公司構成的傳統汽車金融市場格局下,融資成本、業務延展性成為行業盈利關鍵。銀根收縮風險導致資金成本上升,貸款業務對外部經銷商滲透情況等方面帶來風險。

從整個宏觀環境來看,二手車平台雖然日漸壯大,但由於二手車整體市場在走向上升期,傳統的線下車商依然也在為了競爭「頭破血流」。

甚至,中間商的身影也偷偷出現在了二手車平台中。新浪旗下黑貓投訴平台上同樣也有不少類似投訴。有些二手車平台所推出的數百項質量檢測項目未能排查出問題車,即便像視頻看車這樣的新穎檢測方式也同樣遭到用戶質疑其嚴謹性。一起起投訴案例背後,都浮現出中間商的身影。

另一個角度,從線下再看線上,二手車平台也在優勝略汰,逐漸變得理性且規範。今年2月,二手車電商人人車宣布裁員和戰略轉型,改為合伙人制。雖然在裁員伊始大量的員工向藍鯨TMT譴責平台讓員工在合伙人制與離職間做選擇的行為,但相隔半年之後再次回顧,部分員工最終還是選擇了繼續這一道路。2019年4月人人車宣布其合伙人總數超過4000人。

陷入爭議的同樣還有彈個車。在針對《中國消費者》的3000字回應中,彈個車方面實際上也是在為陷入多年的首付爭議做出闡述。

不僅僅是線下交易,在二手車電商平台上,類似李女士的情況也頗為常見,用戶通過電商平台購車引發的種種維權案例涉及交易及售後的各個環節。可以說,無論交易形態如何發生變化,傳統二手車中存在的根源性矛盾都難以徹底化解。

某二手車電商平台相關人士告訴記者,中間商具體可分為兩種:一種以平台為主。平台雖然夾在兩端消費中間,但是不過戶,盈利模式不依靠交易金;另一種則以車商為主,車先收過來然後在賣給下家,是賺取交易金額。

線下店的貓膩,繞不開的汽車金融彎路

儘管二手車交易受相關管理辦法約束,但從實際執行情況來看,傳統二手車交易仍需進一步規範。

在車商小王看來,不掙中間價幾乎是不可能的。在二手車電商出現之前,是傳統的二手車車商間的競爭,而在彼時沒有二手車全國流通政策的支持下,這種競爭程度可想而知。如今他向藍鯨TMT記者表示,車商則與二手車平台之間的競爭日趨激烈,不掙差價幾乎意味着為客戶白服務。

不僅如此,今年備受矚目的奔馳事件所牽連出的金融服務費問題同樣也算作一環。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上海億達律師事務所律師董毅智在專欄中表示,汽車后服務市場內金融服務是主要的利潤點,也是一個常態的業務。之所以在「汽車新零售」行業中產生一系列的「消費陷阱」,主要是按照我們國家2017年《汽車銷售管理辦法》里有明確規定,不允許車企在銷售過程中主動指定或者是強迫消費者選擇相關的金融服務,只能把選擇權交給消費者。

對於不靠交易金盈利的平台,它們更多依賴於為用戶提供相關配套服務並從中謀利,而金融服務作為平台主流的服務項目,常被指暗藏貓膩。

董毅智律師認為,很多傳統二手車交易中,矛盾的焦點在收費過程,無論是銷售管理辦法還是稅上,消費者沒有充分的知情。

一旦決定買車,不少車主會選擇分期貸款的方式進行支付,一方面這是出於經濟考慮,另一方面這也是車商所樂於看到的。而與之相伴的是近些年來在二手車交易中,不斷上升的有關套路貸的投訴。

在聚投訴上,關於各二手車出售問題車的投訴並不在少數。比較有代表性的有兩起。投訴人張先生稱,兩年前買的二手車如今發現是調表車,此前在簽協議時車商以各種理由推脫省去了檢查一環,現要求賠償。而投訴人蔡先生則在另外一家買到了問題車,後車商卻未予退款。

「舉例來說,車商做的生意是10元買,15元賣。對於現在的車商群體來說,不少註冊車商已經比較正規了,有自己的生存方式。但其他沒有註冊的車商情況比較亂。所謂的擠壓更多的還是正規對不正規的擠壓。」他告訴記者,「很多車商專門來我們這卧底,交易不好的車然後找媒體曝光,為此我們也多次報過警。」

難去掉的中間商,難放下的蛋糕「沒有中間商賺差價」,這是二手車電商廣為人知的口號,但在很多不規範的傳統線下車商那裡,賺取二手車中間差價依然大行其道。李女士等人的遭遇恰恰表明,中間商還在線下活躍,而由此引發的投訴也屢見不鮮。一旦二手車從車商手中賣出,顧客想要在後續進行維權困難重重。

因此,在經歷了各種波瀾后,不難注意到依然許多傳統車商的人仍然繼續留在這一行業。

「車商並沒有和我說這三千元的費用是從哪裡產生的。他當時只是告訴我說,現在沒有這個車源,如果我想要的話,可以幫我弄到。」李女士質疑,車商通過這種車源的多次倒手,引她進入消費陷阱。

根據日前中國汽車工業協會信息發佈的數據顯示,2019年1-7月汽車產銷分別完成1393.3萬輛和1413.2萬輛,產銷量比上年同期分別下降13.5%和11.4%。與新車產銷放緩相比,二手車交易市場仍保持增長態勢,上半年全國二手車交易量仍同比上漲約4%。

據聚投訴上王女士反饋,因為相信自己的好朋友,便選擇了在某線下二手車店購車。但在購車過程中,車商表示只接受貸款購買,並與優信二手車平台的業務員一起說服了王女士。可最後她發現,原價7.1萬元的車,用貸款購買后實際支付價格卻為9.9萬元,超出原價40%。據其寫道,在派出所及工商局等部門維權未果。

今日关键词:男童被砸晕后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