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排列3注册-皮蓬的老婆-清苑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建材新闻首页>>娱乐新闻>>正文

很多文化-李辉发现成都正在打造“音乐之都

航海王

夢想縱然可貴,未來雖然可期,可現在李輝和他的兔將軍音樂劇團首先要做的是,要在成都這片沃土上繼續生存下去。否則,夢想照舊會被現實擊碎。

故事發生在上世紀初的某日深夜,綽號白鶴仙人的江湖術士高老頭,受託監斬東校刑場的革命黨犯人,按慣例於半夜三更進入摘星樓,準備與賣水姑娘幺倌兒一起等待天亮后觀看行刑,不料偶遇誤入此地的穿越者孫丁丁。三人在現實與幻境中發生了一系列衝突與矛盾,短短几個時辰里竟鬧到了相愛相殺的境地。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在現場發現,故事的結局則完全交由觀眾決定。而作為音樂劇,劇中的音樂融合了Funk舞曲、川劇、豫劇、四川民歌、新金屬搖滾、說唱、電子等豐富的音樂風格,甚至讓現場一度成為大型蹦迪現場。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任宏偉 實習生 易沁圓

每場演出,編劇李輝都在現場,他也是全場歡呼最大聲的那一個。他是貴州人,導演張永慶是北京人,高老頭的扮演者孫小龍是山東人,孫丁丁的扮演者路暢是河南人,只有幺倌兒的兩位扮演者是四川妹子。一個幾乎全是外地人組成的劇團,為什麼選擇到成都做一台關於成都的音樂劇?「我是貴州人,很小就來過成都,我對西南文化,尤其是盆地文化,是有很深程度認知的。成都相對於其他城市而言,地域文化特徵保留得很好——不僅隨處可以聽見四川話,還保留了具有傳統典型的茶館文化、街巷文化,有着別具風格的川蜀地域歷史文化特徵,這裏的百姓依然保留着濃厚的川蜀風情。」

一群「蓉漂」藝術青年團隊編劇是貴州人,導演是北京人

一部很成都的音樂劇川味融入四川民歌、川劇唱段這樣的結合「太酷了」在《新石頭記》的音樂中,會發現有很多四川的元素。比如四川民歌《槐花幾時有》,比如川劇唱段。李輝羡慕地說道:「成都多好,你們守着碩大一個人文的盆地,不曉得如何好好去用。」所以在劇中,他特意增加了很多四川元素。「像《槐花幾時有》,就是當時女演員唱給我聽,我覺得很適合這齣戲,就把它加了進去。」而且,演員在用自己的方言表演時,他們的肢體有更好的張力表現。「幺倌兒用四川話,孫丁丁用河南話,高老頭用山東話,他們的腔調、節奏,會和他們說普通話的時候截然不同,這特別有意思。」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發現,《新石頭記》的兩處演出場地都很小,不到200人,票價110元,一場滿打滿算也不到2萬的收入。這能夠養活李輝和他的兔將軍音樂劇團嗎?李輝沒有透露具體的投資金額,但他表示,「這部戲是我自己出錢投資的,我希望能做下去,直到堅持不下去的那一天。」

演員來自山東、河南、四川

自始至終,李輝想呈現一個最成都的音樂劇。所以,必須深入採風,這個過程,他用了近兩年的時間。「從主題立意、劇本結構、情節內容、形式創意到音樂風格、主題變奏,我們一直堅持獨立創作去描述市井百姓,打造成都民俗民風名片。於是,我們的劇作家紮根在成都,發掘民間傳說;我們的音樂創作人在四川採風,創作出有川味地域人情的主題音樂。」李輝始終認為,要做屬於當地本土的音樂劇,必須要深入了解。

從5月下旬開始,每周六,在東郊記憶聲音劇場,總會迸發出雷鳴般的掌聲。劇場不大,觀眾大約200人,演員也只有三名,可是現場的氛圍特別好。大量的互動,很多時候讓大家分不清誰是演員,誰是觀眾。

熱愛劇組成員不收一分酬勞「收穫的價值是金錢換不來的」

在資金緊張的情況下,李輝所能做到的就是儘可能控製成本。在接受採訪時,和李輝一起來的還有他的兩名助手。「她們都是義務加入劇組的,為了這部劇他甚至還叫上自己的好朋友、親戚一起來幫忙。」李輝說。不光是劇組成員,甚至四位演員,都沒有收一分酬勞。「演員沒有錢,都沒有,都沒有!」每位演員的酬勞,李輝都記在小本子上,等賺了錢要還給他們。「雖然是義務演出,但是我們仍然要打考勤,我不想欠他們一分一毫,他們付出了太多。」即便如此,劇組所有成員沒有一個牢騷或抱怨。「大家都投入到這部戲中,想要把最好的效果呈現給大家,沒有人去計較片酬。雖然累一點辛苦一些,但收穫的價值卻是金錢換不來的。」小八告訴記者。

創作用兩年時間深入採風紮根在成都,發掘民間傳說

6月17日消息:夜色將至,不安分的因子推着這些熱愛戲劇的人們四處尋覓。畢竟,在不大不小的成都,找到一部好劇不容易。很多人都把腳步停在東湖旁,孟京輝為這座城市定製的浸沒式戲劇《成都偷心》正在「偷走」他們的心。

他們把NUSPACE借給的會議室作為排練場,演員們每天都要保持六個小時的排練,對戲四個小時,體能訓練兩個小時。「小八是你們成都妹子,她對夢想的熱愛是不計回報的,這種態度本身就很感染我。更重要的是,她身邊還有不少和她一樣的(音樂劇)狂熱愛好分子,『幺倌兒』的另外一位扮演者項莉,就是小八推薦給我的。」起初,李輝盤算着演出的頭一個月都是虧本。「我根本沒有打算回收,只是希望能把演員的酬勞支付了。」讓人意外的是,第一場就火了。直到現在演出了7場,場場爆滿。「除了能夠在成都駐場演出,我還有個野心,希望能把咱們四川地域特色的音樂劇帶向全國,甚至走向世界。」

正如李輝所強調的,音樂劇,它首先得是音樂的劇。所以,這部劇的音樂,李輝和團隊傾注了大量的心血。「我是中央音樂學院畢業的,三寶是我師兄,汪峰是我師弟,他們的成功讓我堅定了音樂上的創作方向,使我在音樂劇上的優勢能得到綜合展示。某些大師級別的導演來做音樂劇,他們對音樂是不懂的,而我是連編帶寫,寫曲是帶着劇情去寫的。整個音樂劇歌曲的曲式結構、起承轉合,它必然跟我的文字敘述、劇情衝突和角色塑造是扣死的。」當然,李輝也需要專業人士幫他去豐富整個作品。「張永慶先生是我的知音,也是我音樂劇的領路人。當下很多音樂劇導演並不是很了解音樂劇的規律,錯把它當做話劇,加上舞蹈,就叫音樂劇。」

「成都是一座『音樂之城』,我們打造這出具有濃厚方言特色的音樂劇,希望四川方言文化能夠被全國乃至全世界所接受並喜愛。」這是編劇李輝的夢想。

在城市的另外一個角落,一出小而精緻的音樂劇,正慢慢收穫大量的掌聲。舞台上只有三名演員,卻在現實與幻境中發生了一系列衝突與矛盾。這台由兔將軍音樂劇團打造的先鋒音樂劇叫《新石頭記》,融合了Funk舞曲、川劇、豫劇、四川民歌、新金屬搖滾、說唱、電子等豐富的音樂風格。

對此,幺倌兒的扮演者之一、成都妹子小八很有感觸。一直愛看戲的她最喜歡的部分就是劇中戲曲元素在搖滾樂里的運用,她表示這個結合「太酷了」。「其實我們中國的戲曲本來就很酷,也很有態度,就像我們的川劇。我們可以把它合適地運用起來,比如我們戲裡邊會有水袖、髯口、傘、木魚等道具,在肢體表現上也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作為成都妹子,她在角色身上感受到了成都女孩身上特有伶俐俏皮、可愛乖巧和獨立主見。「即使在受到高老頭壓迫的情況下,她依然不失去本真,保持着一顆渴望自由、追求自由、渴望自己為自己而活的願望和決心。」在小八看來,每個角色剖析之後都是一個完整的人物個性展現,人物特徵會通過不同的面被展示出來,作為演員的她也會從自己的性格中去找到一些方面去貼近角色,以便更好地把人物活靈活現地詮釋出來。

後來,李輝發現成都正在打造「音樂之都」,瞬間點燃了他的夢想。「成都是一個愛樂之城,目前正在打造『音樂之都』,這給了音樂劇很大的發展空間。音樂劇!音樂劇!首先,它得是音樂的劇,而音樂是成都的核心。而川人自古以來就有很強的向外吸收性和接納性,中國原創本土音樂劇在成都必將會落地生根,開花結果。」

今日关键词:德国拟立法禁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