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银行在放贷的时候使用的是杠杆-清苑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建材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风险资本-一个银行在放贷的时候使用的是杠杆

山西煤矿爆炸事故

Eric S.Maskin:我來從經濟學的角度解釋一下,金融危機有一點共同之處,就在於槓桿率太高了。對銀行來說,它們並不總是有足夠的自有資金來去投資,把資金提供給企業家,所以銀行需要從其他銀行拆借,從其他投資者那裡募資,通過放貸的方式給企業家提供資金支持。槓桿其實是可以發揮良好作用的,促進經濟增長,因為可以使銀行通過槓桿的方式去放大它的能力,支持更多的企業家。同時,槓桿對銀行來說也有好處,銀行能夠放大自己的放貸能力,儘可能的追求更多的投資回報,相比于在沒有槓桿的情況下。

賈康:大家都知道Maskin教授以卓越的學術貢獻成為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獲得者,可否將您的研究成果結合金融風險的防範做一個分享?您對中國現在去槓桿率的問題,有什麼建議?

以下為對話實錄:賈康:首先,我想向Eric S.Maskin教授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我們今天討論的問題是金融業本來應該是服務於實體經濟的,但是出現了脫實向虛的問題,這樣的問題在您看來形成原因是什麼?

Eric S.Maskin:去除高槓桿的解決方案就是資本化,資本化程度要更高。這樣的話不用做其他的一些變動,只是對目前的債務做一個資本化。另外,我們要擴大資本的來源,現在大部分借款來自於銀行,雖然有股票市場,但是還並不是非常的成熟。另外還有一個方式可以拿到資本,那就是私有領域的一些融資,比如說私募基金,如果中國能在私有市場取得更長足的發展,不失為一個解決方案。中國是非常富有的一個國家,資本非常充足,問題就是我們怎麼樣去利用好這個資本,讓它能夠產生最高的生產效率,生產力。相信隨着時間的發展,中國會在私有市場這塊取得更多的進展。

贾康对话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Eric S.Maskin

Eric S.Maskin:我覺得這是朝着正確的方向去發展,因為多種原因,目前處在一個反全球化的浪潮當中。中國毫無疑問可以作為一個重要的力量,去抵制反全球化的情緒和浪潮,如果中國能發揮一個領導的作用,能夠去鼓勵全球化進一步的發生,能夠去鼓勵更多的外資進入中國,這將會向世界傳遞正確的信號,這是很重要的。

10月18日,2019中國銀行保險業國際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行,以轉型與創新——踏上中國金融業高質量發展新征程為主題。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Eric S.Maskin以及華夏新供給經濟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賈康出席本次論壇,並就《遏制金融脫實向虛,防範化解金融風險》這一主題展開探討。

但是槓桿也有負面的影響,我們看到銀行放貸的時候有一定的風險,在於最後這個放貸會有回報,但是有些情況下連本都收不回來,銀行應該承擔一定的風險,但是如果一個銀行在放貸的時候使用的是槓桿,用借來的錢去放貸,借來的錢最後又沒有辦法收回來,不光是放貸的銀行會陷入麻煩,其他銀行可能也會陷入資金問題。從這個角度來說,會產生一個所謂的鎖鏈效應,就是最初的借款方出現了問題,借錢給這個借款方的主體也會出現問題。

政府所採取的行動稱之為監管,或者政府機構的規章制度,確保在這些監管措施下槓桿率不會失控。比如在美國,通過了一項富蘭克法案,為了堅持對於大體量的銀行,尤其是同其他銀行有密切業務往來的銀行,必須要能夠去證明即使貸款無法得到償還,他們仍然能維持正常的運營,這就是我認為需要在未來繼續做的,來預防未來金融危機的發生。但不幸的是,我們好了傷疤忘了疼,總會徹底忘了監管的重要性,所以我現在也很擔憂,隨着時間不斷的演進,我們會忘掉以前非常慘痛的教訓。

由於這個槓桿的原因,整個金融體系可能會處於危險當中,甚至對很小的實體經濟的行業,甚至給很小的實體經濟的行業來提供服務,都會出現這種風險。從這個角度來說,當一個銀行通過槓桿方式放貸的時候,不會去考慮是否會出現系統性的風險,不僅僅是銀行本身會處於麻煩當中,其他銀行也可能進入非常危險的境地。銀行不可能為這個影響負責任,如果想預防這種金融危機的發生,必須要有適宜的監管。

賈康:中國已經有多次的表態和實際的措施,最新的消息是進一步的提升了外資在中國興辦銀行和金融機構持股的比重,擴大了業務範圍。希望聽到您給我們提出這方面的點評和建議。

今日关键词:一亿年蜥蜴吃麻小